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办公邮箱   |   术语在线   |   ENGLISH

名词规范,立足实践重在协调——就科技名词审定工作访欧阳自远院士

文章来源:中国科技术语  |  发布时间:2016-08-15  |  【打印】 【关闭

  提及欧阳自远院士,大家都知道他是我国天体化学学科的开拓者、我国绕月探测工程首席科学家。多少年来,他孜孜矻矻地做着科学研究,为我国地外物质、比较行星学、月球科学和天体化学的研究做出了重大贡献。但作为我国科学技术名词的审定专家,却少有人知。其实,在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成立地质学名词分委员会伊始,欧阳院士就一直参与其中。

  感谢全国科技名词委委员、中国辞书学会顾问周明钅监先生的引荐,使我们有幸能与欧阳院士这样近距离接触。在2014年的一个冬日里,我们来到国家天文台欧阳院士的办公室。欧阳院士虽近耄耋,仍精神矍铄,他的慈祥和蔼消除了我们的一丝局促。

  环视欧阳院士的办公室,宽敞明亮、简单朴素,墙上挂着一幅月球地图,窗边摆着一张干净整洁的办公桌,靠墙码放着一排摆满各类书籍的大书柜,大大小小的地球仪、月球仪置于房间的各个角落,整间办公室透出浓郁的学术气息。虽然时处冬季,但房间里暖意融融。

  一“名词源于实践用于实践”

  一个新学科的诞生,势必会产生相应的科技新名词。这些新名词的定名既要考虑到科学内涵,又要考虑到中国用词的习惯和特点,不能产生误解。

  欧阳院士起初是一位从事矿床学与矿产地质勘探研究的学者,缘于对空间科学与天文学的热爱和国家的需要,他通过自己勤奋的努力开拓了中国的一片科学处女地——天体化学。天体化学是空间科学、天文学、地球科学等学科的新型交叉学科,其涉及的各基础学科名词,已由全国科技名词委各分委员会审定公布,基本取得了共识。

  欧阳院士曾参加过1993年出版的《地质学名词》审定,深知名词审定工作的重要和艰辛。对于新名词审定工作,他说:“科技不断发展,新名词不断产生,许多名词都需要统一。大陆的研究者,包括一起工作的香港、台湾同事,都习惯使用了一些月球的、火星的、小行星的新名词,也有一些名词的定名仍然存在争议,这些名词大多还没有通过全国科技名词委的审定。这一工作任务仍很艰巨。”

  欧阳院士对新名词的定名感触颇深:“在新领域的工作中产生了一套技术层面的名词,同时产生了一套应用层面的名词,如‘遥感’‘影像图’。我们观察月球,那么月球表面的高低起伏叫什么?月球上的物质叫什么?有些名词基本沿用地球上的名词再加限定词,像‘地质学’这类词,在月球研究上则称‘月球地质学’,同时英文geology of the moon我们直接翻译过来也是‘月球的地质学’,并且不能简称为‘月质学’。类似的还有火星地质学、行星地质学、火星地理学、行星地理学等。如地形、地貌、地点(哥白尼地点,不能说哥白尼点)、地区、地堑、地温等已有固定含义的名词,在描述其他行星和卫星时则称为月球地形、月球地貌、火星地形、火星地貌等,也不可简称为月形、月貌、火形、火貌等。有些通用词汇,如壳、幔、核等,地球上我们通称地壳、地幔、地核,在月球上则不称为‘月球的地壳’,因为不是月球的地壳,而是月球的壳,故月球上的称为月壳、月幔、月核。同理,火星上的似应为火壳、火幔、火核,水星上应为水壳、水幔、水核等,但因为火、水、金等字在地球上已有确切含义,所以应称为火星壳、火星幔、火星核、水星壳、水星幔、水星核等。”

  当我们提出这是否为普遍情况时,欧阳院士表示也有特例:“有些名词全部沿用地球上的,比如月球上火山喷发出的岩石,只要化学性质和物理性质很相似,就全部借鉴地球上的岩石命名,如玄武岩、斜长岩。要针对不同研究对象的特点来区别命名方法。在月球、火星等新的研究领域上,业内人士已经开始使用了一批名词,是我们在实践工作中创造的,但还没有经过正式的审定、公布而成为规范的、稳定的名词。”

  “科技名词来之于科学研究实践,名词审定也要着眼于实践,为科学研究服务。”欧阳院士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些年,全国科技名词委为科学研究做了基础性工作,但随着新科技、新领域将不断涌现,大批新的概念和名词随之产生,名词审定的任务繁重而艰辛。”

  二“正确理解名词和概念非常重要”

  有些名词的概念不是很明确,不同的词典、不同领域对于同一个名词的界定也有差异,这对科学的发展、科技的交流都造成了阻碍。从航天领域来看,月球是否属于深空?我们向欧阳院士请教。

  欧阳院士翻出之前准备好的资料,对“深空”一词的使用情况给我们做了介绍:

  “《中国大百科全书·航空航天卷》深空的界限定义为:凡是月球以内就不是深空,凡是月球及月球以外就是深空。这个完全是人为的划分,没有依据。2000年11月发布的《中国航天》白皮书中,明确提出中国航天近期发展目标是‘开展以月球探测为主的深空探测的预先研究’。深空探测则被定义为针对月球和比月球更远的空间探测。《空间科技词典》中深空定义为:载人或不载人的飞行器围绕地球运动最远的极限轨道以外的空间区域,也就是指太阳与地球引力平衡点——拉格朗日点L1点之外的空间。不在地球控制内,被太阳控制就是深空;在地球控制内就是近空。这种说法虽然有一定的科学依据,但是说法很死,就是150万公里。而月球和地球之间也有拉格朗日点,也是引力平衡点。《美国传统词典》对深空的定义为:太空中超出地球引力影响的区域(包括行星际空间、星际空间、星系际空间),是不以地球为主要引力场的区域,飞行器不再绕着地球运动的这些区域,就是深空。凡是以地球为主要引力场的空间,飞行器主要受地球的控制。如地球卫星等,地球是主要的引力场,他们永远离不开地球,只围绕地球旋转。那么所有围绕地球转的都不是深空。凡是不以地球为主要引力场,而是受别的天体引力控制,也就是说控制飞行器的不再是地球了,就是深空。这个定义目前是全世界普遍都接受的。微软的百科全书定义为凡是围绕地球运行的航天器,永远飞不出地球的控制,就是近空;凡是离开地球为主要控制的,而受别的天体控制的探测器,就是深空。这是一个比较全面、简明、容易理解又严格的科学定义,纠正、明确也涵盖了中国给出的各种定义。从这个定义来看,月球控测属于深空控测的领域。”

  三“名词审定重在协调”

  欧阳院士认为相近学科、相关学科的名词协调工作尤其重要。“同一现象或物质在不同学科往往会出现不同的名称。像地质学与天文学有些交叉的部分,各自使用本学科的名词,虽然本专业科研人员可以明白,但是发表文章时,对于非本专业的人员来看就会产生歧义,以为是两个词。比如地质学说的‘撞击坑’在天文学上称为‘环形山’”。欧阳院士指着月球地图解释道:“撞击坑是由小天体撞击而形成的坑,周围带有辐射纹。‘环形山’虽然将它的外形描述得很清楚,但是没有科学含义在里面,而且撞击坑也有椭圆形的,还有环形套环形的,那是否还叫‘环形山’?在地球上也有很多小行星撞击形成的坑,也都没叫‘环形山’。”

  “再比如地质学名词‘陨石’,在天文学名词中是‘陨星’的又称,那么两者是否为同一物质?”欧阳院士补充说:“星坠至地,乃石也。陨星是没有落下的星星,当它高速进入地球,冲击大气层并将大气层分子压缩,在高温高压下,呈火球飞向地球,被烧掉外壳落到地球上的星星就是陨石。各学科研究的角度不同,天文学有一套主要描述天体本身的名词,地质学也有它自己的一套名词。”

  “名词审定,重在协调,也难在协调。”如何对学科交叉部分的名词进行协调规范,欧阳院士提出了建议,他说:“全国科技名词委先收集、筛选出那些有歧义的名词,再组织不同学科的专家一起进行讨论。像‘深空探测’这个名词,我们就与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讨论过,最终定了该词。”

  四结语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过去了。考虑到欧阳院士工作繁忙,不便过多打扰,我们起身告辞。这短短的一个小时,让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一位科学家对名词工作的理解、关注和投入,也让我们对名词工作平添了一份自信。

  在整理这份采访稿之时,从媒体上得到这样的一个消息: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11月,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命名委员会给一颗小行星命名为欧阳自远星,就是为了表彰欧阳院士的卓越的学术贡献和开拓的科学精神。

  从此,我们知道,在深邃的苍穹里,有一颗星星,它的名字叫欧阳自远星。

  (本文转引自《中国科技术语》,作者为吴頔、魏星)